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灵诀 第五百七十八章 我是谁?

发布时间:2019-09-25 12:47:04

神灵诀 第五百七十八章 我是谁?

红叶大世界轻微的颤动了下,如一颗心脏轻轻的跳动了下,太多人没有感觉,只有少数人感知到了变化,但是推算之下,却丝毫都无法得出什么。

星空中,一个老者盘坐星空,周身散出星辉,只是突然间他的眸子睁开,然后看向红叶世界,然后又再次闭上眼睛,只是却喃喃道:“由死而生,只是你……还是你么!”

轮回界中,六道子中的首领从黑雾中走出,自言自语,“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不入轮回,是因为人生不再如初见,他也不再是他了!”

中央大界之中,卜算子已经离开了神庙,开始周游这最大的世界,这最大的世界一直在生长,尽管缓慢了许多,但是漫长岁月以来,已经有太多的区域生出,让人神往,只是突然间,卜算子却停下了脚步,然后落下两行泪水。

“臧牟!对不起……”

卜算子说罢,遁入某一迷雾之中,不过却有声音传来:“他日,我定会寻你,传承者这一生衣钵……以此了却所有过往……”

木名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处幽暗之地,见到了臧牟,臧牟朝他笑了笑,嘴唇微动,似乎在说什么,但是木名却什么都听不到,而且臧牟的身躯开始化作无数光点,最后随风飘散。

木名发出呼唤,但是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是眼睁睁看着臧牟消失,只有一点晶光主动飞来落在木名手心。

木名陡然醒来,屋子内已经被阳光挤满,很是温暖,木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木名看到了孤狼,不断查探自己身体,但是却蹙眉摇头,见到木名醒来,孤狼大喜。

“你醒了!”

“老师”

孤狼和乌兰二人此时都高兴起来,乌兰更是落泪。

木名轻轻抬手,欲抹去床边乌兰脸上的眼泪,但是突然间看见右手上有了不一样,有一点白色光点在闪耀。

木名顿住了,看着那光点……木名怔怔不语。

乌兰见到老师苏醒,原本内心高兴无比,但是突然间又见到木名如昨日一般怔怔无语,神态带着悲伤,不由急忙呼唤起来。

木名回过神来,轻轻握了握手掌,然后才替乌兰擦拭眼泪。

木名起身,只觉得身躯无比疲惫,这疲惫来自心灵深处,让他生出一股倦意。

不过默默吸了一口气后,木名才好生安慰了乌兰一番,乌兰此时才完全放心下来,只是却不由自主打哈欠。

木名才发现,乌兰竟然一夜没睡,于是催促乌兰睡觉休息去。

乌兰自然不肯,不过孤狼拍着胸脯保证一定照看好木名,乌兰才依依不舍离去,还不时回头,生怕木名再次魔怔一般。

木名只好露出让她放心的笑容,直到乌兰离开之后,孤狼才问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

没有意外孤狼的言语,因为孤狼感觉得出来,那泪水只有失去极为在意之人之后方能留下,有泪无声,是为大痛!

人和人之间有奇妙的联系,总能察觉到自己觉得亲近之人的变化。

臧牟和木名算是师徒,但是又不是,总之很复杂的关系,但是却让木名记住了臧牟这个人,这是让太多人痛恨的十凶,但是在木名眼力,这个人有着普通的人情感,极为脆弱,就像一个老人,孤独而悲伤,而且走进木名的内心深处,引起了共鸣。

“臧牟陨落了!”木名说出了缘由,没有隐藏,因为孤狼是朋友,木名似乎想吐露些什么,否则内心会感到不安。

孤狼张张嘴,眼中有震惊,然后又恢复平静。

“我早该猜到应该是他才对!”孤狼恍然大悟,然后道:“极境之地开启了,你就出现了……他活得太久远了,注定要消失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你和他竟然有如此联系。”

木名道:“是啊,他活出了第二世,前世的种种都随风消散了,此后世间再无他的影子了。”

“能说说么?”孤狼道。

木名犹豫片刻,缓缓点头。

“极境,这里埋葬了臧牟,也复活了臧牟……我遇到他的时候……”

木名说得缓慢,孤狼也仔细聆听,孤狼步伐一言,任由木名断断续续说道。

断续之处,木名没有落泪,只是微微沉默,然后又平复了心境,继续诉说。

“后来我独自一人来到了东山部族,然后开始另一种生活,至于臧牟……我知道他应该在不远处,安静地生活,和平常人一样,我知道不会太久,但是想不到这一天还是来了,很突然……”

木名顿了顿,呼出一口浊气,浓重的疲惫之感依然存在,但是心中却晴朗了许多。

孤狼沉默许久,最后才道:“或许……对他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你……无需太过悲伤。”

木名点头,“是啊,他的路走完了,哀,莫大于心心死,他太孤独了……但是却有另一个臧牟出现了,希望……会有不一样的变化。”

孤狼道:“会不一样的,即便是同一个人

神灵诀  第五百七十八章 我是谁?

,同一条路,都会有不同的走法。”

木名觉得言之有理,便不再说话了,而是默默躺下,像极了一个疲惫不堪的人,静静看着窗外的阳光,似寒还暖,让人茫然。

孤狼也离开了,然后离开了院落,不知去往何处。

北巫极北之地,这里荒无人烟,但是若是走进了,去也能发现一些人类活动的踪迹。

有一个村落生活在这里,不知历经多少岁月了,这里极为苦寒,极为偏远,这里百年如一日,生活极为单调,就像黑夜和白昼的交替。

但是这里的黑夜和白昼和别地又有所不同,这里的白昼和黑夜并非是并非六个时辰一个交替,而是两个季节一个交替。

这,就是这里的特殊的地方,也正是如此,所以没有人愿意来到这里,因为,这里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不过,这里有阳光星辰,和其他巫族之地又有不同,也算不完美中的完美的地方吧。

大牛村,就是生活在这里,除却他们之外,他们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部落,这让村里的族民感到遗憾之余又有庆幸。

因为这里的食物极为稀少,除了只有一种寒牛的动物能在这里时常出没之外,也没有任何其他生灵存在,更不要说除却那些野草之外的任何草木,单调的可怕。

大约有百十个村民生活着,很是淳朴,族民之间很是和睦,因为这里的生存环境决定了这一切,所以哪怕村里孤寡老人也能得到其他族人的照料,似乎是这里的传统了因为这些孤寡老人曾经为部族付出太多。

所以,一个叫大牛的孤儿也是天真无邪的生活在这个村里,没有冻死,没有饿死,没有依靠。偶尔有些年少的族人会来找大牛,问些他那些稀奇古怪的梦境,然后最后道一句“大牛又开始说梦话了!”

大牛,一个浑浑噩噩的人,刚出生没多久,脑子就烧糊涂了,生了一场大病,他的父母也在不久之后消失在黑暗之中,为了部落。

所以大牛衣食无忧,尽管大牛总是觉得很饿,但是总算活下来了,只是快十五岁了,大牛还是和五岁小孩一样,懵懵懂懂,除了偶尔断断续续的说起那些奇怪的梦之外,其他时间大多一个人发呆,痴痴看着天空。

这一天,大牛身边依旧围着一些七八岁的孩童,这些孩童正在听大牛断断续续讲一些古怪的事情,不过更多是小孩子在补充,然而发问,事实上,大牛说的不多。

“大牛……你说说你梦见了自己长出了牛角?和村外的那些寒牛一样?”

大牛瞪大了眼睛,半天后才点头。

“大牛似乎又要傻了,半天才听懂!”一个小姑娘道,不过又问道:“大牛,你说你可以飞来飞去吗?和那些贼星一样?”

大牛片刻后道:“可以,和大……大雕一样……”

“大雕是什么东西?”有孩童问道。

大牛这次却没有回答,最后挠着脑袋,有些急切,然后摇头。

“不要问了,大牛想不出来就算了,都说是梦了!”小女儿摸着大牛脑袋道。

大牛嘿嘿直笑,然后摸着肚子,道:“饿……”

其他人这才想起来什么,不由笑出声。

一人道:“大牛就这点不傻,走,回家吃饭咯!”其他人笑了起来,然后一哄而散。

“大牛,你今天去我家吃吧?”小女孩道,没有离去。

大牛片刻后才点头,然后任由小女孩拉着手,朝着远处慢吞吞走去。

不过却在此时,一道白光穿远方飞来,急速没入大牛体内,大牛身躯一震。

“怎么了大牛?”小女孩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做了一场梦!”大牛恍惚率片刻,然后快速道。

“你不傻了大牛?”小女孩还以为大牛犯傻,只是听到很是流利的回答,没有断断续续,让她吃惊。

“不傻了,小月!”大牛点头,露出笑容,和之前的傻笑不同,而且叫出名字。

“呀,你知道我名字?”名叫小月的女孩音调高了起来,因为在她的记忆里,大牛是傻子,从来不会叫谁的的名字。

“嗯!”大牛颔首。

一问一答,很是迅速,小女孩顿时无比吃惊,然后喜悦欢快叫起来,“阿爹,阿娘,大牛不傻了!以后可以陪我玩了!”小女孩松开大牛的手,似乎要急切告诉自己的父母。

大牛再次傻笑起来,不过眼角却突然流泪,眼中没有了以前的浑噩,开始变得清明。

“今日方知我是我,只是为何我如此悲伤,为何恍若那梦中之人,他是谁?为何我的记忆突然间模糊了,梦里的景象都要消失了!”

大牛眼中越来越明亮,心头一片敞亮,有一种明悟,带着睿智,如活了太久岁月。但,突然间,又茫然无措,一阵失神。

片刻之后,大牛再次露出微笑,眼睛还是清明,但是却只有了纯真。

“小月,等等我!”大牛快速奔跑起来,摸着肚子。(未完待续。)

湖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湖南治疗癫痫病方法
湖南治疗癫痫病费用
湖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湖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