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煤炭企業救市之路在創新

发布时间:2019-11-09 03:38:32

煤炭企业“救市”之路在创新

8月11日上午10点12分,四川省广元市朝天区西北乡上坝煤矿李河生和往常一样在入矿登记簿上写下了自己的姓名、时间,登记完成后,再次检查了入井矿灯、矿帽、呼吸器等随身物品

“这些都是下井前必须做到的对煤矿来说利润固然重要,但安全生产如今已经大过了利润的重要性”分管该集团公司安全生产的李河生说

下井出井:如蹲“马步”上下200多层高楼

和李河生一样,也换上了蓝色厚重的纯棉矿服,戴齐了下井“三件套”(矿灯、矿帽、呼吸器)等遗憾的是,井下拍照只能用防爆相机,此次采访未能采集到矿下建设图片

深入井硐,一行五人都拧开了手里的矿灯,巷道里的气温随着光线的变暗下降

李河生说,我们经过的井硐巷道高2.8米,宽3米,都用混凝土浇筑而成,和以前相比安全成倍增长整个上坝煤矿预计投资4000万元,目前实际已完成投资8150万元井下部分占总投资的85%以上上坝煤矿已完成井巷工程总长度7千多米煤矿通讯、压风自救、供水施救、监测监控、人员定位、紧急避险等“六大系统”已基本建成

晃动的灯光中,我们走完了主平硐三四百米的平坦巷道,开始小心翼翼地通过25°角的斜井,准备下行到三百多米深的采矿点踩着四五十公分长的短步梯,猫着身,曲着腿,小心躲开硐璧上的通风管、水管和电线等稍不小心,工作服就会挂到洞壁上的凸起物,很容易滑倒

近5百米的斜井,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等煤矿建好了,就没这么麻烦了”李河生说,因为资金断链,煤矿建设进展缓慢在底部参观完建设中的上坝煤矿,顺着原路回到地面刚出井硐,平时不是太刺眼的阳光变得很刺眼从下井到出井硐,用了近两个半小时

经营困境:煤矿企业难以摆脱的两难处境

据介绍,上坝煤矿属广元市广能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在建项目,年设计产煤能力15万吨该项目是2011年本地招商引资项目

“没想到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去的那么快”李河生说,两年前,要煤的人都需提前预约或找关系到公司买2008年到2012年,公司煤炭销售价格450—620元/吨,乘着煤炭整合东风,公司以乌木沱煤矿为发展平台,2009年至2011年先后收购了天赐煤矿、上坝煤矿、屋基平煤矿、昌马煤矿,并全面投入建设设计产能达57万吨/年,成为川北地区产能第二大煤炭生产集团集团公司雇佣人员总数达千人2013年,煤炭市场风云突变2013年底,公司供需发生逆转,煤价一路下挫,煤炭销售均价降至元/吨整个集团公司利润快速出现负增长,矿前排长龙等煤出硐的风光不再

“集团公司采取了降耗、节能等多种举措控制成本的方法来降低亏损”李河生介绍,公司每月亏损仍在三百万元以上,最大的亏损点是2011年后新建的包括上坝、屋基平在内的新建项目尚未验收投产,因为属高碳产业,产能达不到国家规定的鼓励性产能,金融机构借贷之路完全不可能

“想退出这个行业,但投资已快5个亿了;想完全建成,融资又成问题如今我们只有两条路:一是等,看行业是否会回暖;二是再想办法融资”李河生说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纯中药制剂的止咳药有哪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