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美食探险队 第324章 蹊跷的团长

发布时间:2019-12-04 14:37:29

美食探险队 第324章 蹊跷的团长

“救命,救命!”女性的声音传来,总统套里的众人连忙打开了房门,远处的另一间高级套房的门敞开着,一位年轻的女子站在门口,看到了雪豹队,连忙跑了过来。

“你们能帮帮我吗?你们这里有医生吗?”这位女子身着合体的职业套装,脸上却满是慌乱。

“我是医生,你别急,发生什么了?”秦朗出于职业本能还是站了出来

“团长他突然全身麻痹,站不起来了。”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向套房跑去。

秦朗一言不发跟了过去,卢卡低声道:“那女的好像是白鹰代表团的人。”

“你认识?”霍驰问道。

“嗯,和我父亲会谈的时候,见过两次。”卢卡颇为好奇地跟了过去。

苏青青谨慎地关上了房门,这才和众人走到套房门口。

这间套房虽然不是总统套,却也装修得十分豪华,精美的地毯上,躺着一位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他躺在地面上,痛苦地蜷着身子。

“随队的医生没有回来,现在这里也没有其他人,这位医生,请帮帮忙吧。”女子显然非常焦急。

霍驰明白这些白鹰人恐怕是被毒雨隔绝在了其他地方,这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不过酒店应该有医生的,怎么她不去找服务台呢?

“他躺在这里多久了?你没有去找酒店的医生吗?”秦朗附身探查男子的鼻息,然后摸向了他的手腕。

“酒店的急救医生也不在,唉!偏偏这么巧!”女子急切地问道:“他怎么了?要不要紧?”

秦朗仔细又仔细地检查了男子的眼睛,皱眉道:“从表面症状以及他的年龄来说,很可能是突发中风导致的局部肢体麻痹,现在必须立即送医才行。”

“什么?”女子闻言更加着急:“可是现在怎么去医院,路上全是魔物的那些有毒液体。”

“我这里没有溶栓的药,更没有抢救的设施,他再耽误下去,恐怕会危及生命的。”秦朗站起身来道:“我只是个战地外科医生,这种情况恐怕无能为力。”

“你还是赶紧想办法联系医院吧。”秦朗准备离开,霍驰却小心地递给了他一些解除麻痹草药:“试试这个,解除麻痹其实就是加速血液流通。”

“这不是溶栓的药剂,能管用吗?”秦朗带着几分疑虑,光靠血液流通能行?

“试试呗,这会没有医生,他也只能是等死。”霍驰道。

秦朗仔细一想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吧,解除麻痹草药试试吧。他蹲下身来,小心地掰开男子的下颌,将草药扯碎涂在了他的牙龈上。

由于男子已经开始僵直,秦朗不能冒险将草药塞进他的咽喉,以免窒息。

时间渐渐地过去了,男子似乎有了点动静,秦朗感觉草药似乎真的管用,便继续在他的牙龈上抹上了一些草药。

“咳咳。”男子稍稍能动了一些,他艰难地说道:“谢谢你。。。”

秦朗没有说话,仔细地观察着男子,奇怪,男子使用了解除麻痹草药后,状况似乎渐渐好转。难道血栓真的这么快就溶解了,或者他根本不是中风?

想到这里,秦朗拿出了手电,仔细地照射着男子的瞳孔,又检查了他的颈部脉搏,愈发怀疑起来。

“你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什么特殊的东西。”秦朗终于感觉不对劲了。

“特殊的。。。”男子现在愈发灵活起来,他甚至能摇头了:“没有啊,我不记得有。”

秦朗抬起头观察了一下屋子,发现沙发边的茶几上放着一些尚未吃完的早饭,便走了过去,稍微闻了闻,却闻不出什么异常来。

他转过身对女子道:“他是吃饭的时候出现症状的吗?”

女子立即点头道:“对对对,团长吃着吃着就这样了。”

秦朗心中明白了大半,这位恐怕真的不是中风,而是被人下毒。霍驰根据他麻痹的情况,误打误撞使用的解除麻痹草药竟然将他的毒解了,这位还真是命大。

既然不是生病而是被人下毒,鉴于此人的身份,秦朗感觉这里不宜久留,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为妙。

不过,他还是重新走到了男子身边,将剩下的解除麻痹草药塞到了他的手中:“吃东西的时候请多加小心,你很可能是中毒了。”

“什么?”男子突然警惕起来:“医生,你是说?”

秦朗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来,准备离开,那男子却一把拉住了霍驰:“谢谢你的草药。”

原来他刚才看到了霍驰的动作,霍驰微微一笑:“别客气。”

男子却顺势道:“可否再给我一些?”

霍驰抬了抬眉毛,白鹰的人还真是贪得无厌,你已经有一些,还想要,想到这里,他说道:“我也没多少了,抱歉啊。”

“我担心还会有人继续中毒。”团长说道。

傅泽不解地问道:“此话怎讲。”

团长道:“这次经济论坛有一个议题争论很严重,我们站在了支持的一方,我怀疑,有人会对支持方动手脚了。”

“议题?”傅泽道:“什么议题?”

“关于将魔物利用合法化的议题。”团长似乎没事了,他能走能动,思路也愈发清晰了。

“你们的会不是开完了吗?”肖健道。

“秘密会议还在继续,要不是魔物干扰,今天就要决定是否逐步开放魔物利用了。”团长道:“反对方恐怕真要感谢这次的魔物入侵了。”

“呵呵,你是说,他们为了阻止议题通过,才给你下毒的?”秦朗问道。

团长耸了耸肩。

“好吧,再给你一点。”霍驰低下头,假装从自己鞍包里又翻出了一点草药递给了团长。

霍驰的后脑勺正对着墙上的一副装饰画,所有人都没注意到,挂画的墙钉实际上是一个小小的摄像头。

在酒店的某个屋子内,一伙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正对着画面议论纷纷。

“可恶,从哪里冒出来的探险队员,居然解了毒!”

“这次任务恐怕不能简单完成了。”

“哼,还想给他留个全尸,现在看来,不用枪不行了。”

“这伙探险队员也是真可恶,关你们什么屁事?!”

广州玛莱妇产医院乔莊
上虞市第二人民医院
聊城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安顺癫痫病医院院
深圳那家医院妇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