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无敌真寂寞 第0643章 学术味太重了(第三更)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4:52

无敌真寂寞 第0643章 学术味太重了(第三更)

“徒儿,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为师也只能站在你这边。”天须拍着林凡的肩膀,神情淡定,对于那未知的大财富,还是很有想法的。

当然,身为老师,肯定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渴求,以他对徒儿的了解,徒儿肯定会孝敬他。

太子心里拔凉,有不妙的预感,这小子看他的眼神很怪异,好像是要对他开刀。

“你想干什么?”

林凡朝着太子走来,吓的太子浑身一颤,额头有冷汗冒出。

老管家横在太子面前,张开双臂,要护犊,更是来一句,要伤害太子,就从我尸体上踩过去,然后被林凡一脚踹翻在地,踩了过去。

他那表情狰狞的可怕,心在滴血,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在这里无情的经历了,永世难忘。

太子被林凡盯的冒汗,说话都有些哆嗦。

“你要干嘛?”

他问道,心里害怕,这小子去拿赎金,不仅将赎金拿回来,还能安全回来,那肯定发生不得了的事情。

父皇他们肯定没有将对方留下,这小子有后手,现在安全回来,肯定会不甘,要对他动手,不会是要在这里撕票,将他斩杀吧。

他不想死,身为不灭皇朝三太子,他今后可以继位,做那万万人之上的存在,享受着无数人的拥护。

如果死在这里,那真的太不值了。、

“你问我要干嘛?你心里就没点数?”林凡摸着下巴,琢磨打量对方,“老师,您说这点财富,可以赎回点什么?比如耳朵,四肢,又或者是那裤裆里的东西?”

天须沉默,随后开口道:“徒儿,为师看来,这点财富应该赎不回什么了,随便取点东西好了。”

三太子窒息,这家伙要对他动手,他慌神了,挣扎着,咆哮着,可是却没有一点办法,完全挣扎不开。

“哥,有话好好说,别冲动,这些赎金我能理解,的确不够,不如你先砍了这家伙,将他的尸体送回去,也算是给我父皇他们提个醒,你看怎么样。”三太子急着连老管家都不要了,他可不想受点什么伤。

砍掉耳朵还好说,又或者四肢也行,运用宝贝或者秘法,还能长回来,可要是裤裆被砍掉,那就真的一生阴影啊。

“太子,如果老夫还能够有点用,那老夫绝无怨言。”老管家泪流雨下,随后挡在太子面前,拉开胸膛的衣服,一脸赴死的表情,“来吧,有什么冲我来,别伤我家太子。”

林凡一脚将老管家踹到一旁,“一边去,你连个毛都不值。”

冰天魔龙上前,将老管家托到一旁,“老头子,你可别表忠诚,刚刚你抽的那么爽,我还没抽爽呢。”

铿锵!

太皇剑横空,泛着冷冽的光,吓的太子面色惨白,双手不自觉的捂住裤裆。

“哥,有话好好说,没必要动手,我亲自写信一封,你交给我父皇,他会知道怎么做的。”太子慌了,这可恶的家伙,终于要对他动手了。

林凡摇头,“不用了,写信远远比不过你身上的东西,你父皇不是很喜欢你,对你也不是很重视,但不管怎么说,为了让你心服口服,本峰主有必要帮你论证一下。”

“啊!”太子惶恐,最为让他害怕的一幕,就是现在,他从来都没想过,会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噗嗤!剑光一闪,锋芒的长剑,眨眼闪烁,一只血淋淋的耳朵腾空而起,随后被林凡抓在手中。

太子惨叫,但心里松了口气,还好只是砍掉一只耳朵,真要是砍掉裤裆,他都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太子!”远方,正在被抽打的老管家,看到太子鲜血横流,心痛的喊道,至于他被对方抽打,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太子的痛,疼在他心里啊。

“老师,徒儿先出去了,等会回来。”

他得给不灭皇朝送点礼物,绑架要个赎金,怎么就这么难,现在的人都这么抠了不成。

还是说,这三太子根本就不是那周皇的亲儿子,而是从外面抱养的,又或者是被人戴了绿帽子。

那周皇明知真相,但不想说出来,只能借这次机会,靠外人动手?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

来到原地,抓着长矛,直接投掷,这一次送去大礼,对方应该有数,如果还没数,那没办法了,只能亲自去一趟,能抢多少就抢多少。

出门在外,就没空手而回的说法。

不灭皇朝,上下惊动,三太子被人绑架的事情没有瞒住,权贵到平民都在讨论着这件事情。

三太子年纪轻轻天赋纵横,深得周皇的喜爱,不少权贵心里有数,下一任的周皇,应该就是三太子。

至于大太子跟二太子的修为,虽然强盛过三太子,但是岁数太大,都各自有事业,皇位自然也就不争了。

“父皇,三弟被贼人绑架,我们怎么能在这里等候,必须派人寸土搜索,寻找到那贼人,将其斩杀。”说话之人是大太子,气息浑厚,眼中有冷意,竟然有人触碰他们不灭皇朝的眉头,可真是罪该万死。

现场的气氛有些冷,贼人在他们眼皮底下自杀,根本没有任何线索,也不知道三太子被关在什么地方,想要寻找到,无意不是大海捞针,难度颇大。

“周皇,可一定要救回三儿啊。”皇妃潸然泪下,心里担忧,先前出去交赎金,非凡没有将人救回来,还断了线索,这后面要是出什么事情可怎么是好。

有一道身影急匆匆进来,是二太子,先前并不知道三弟被人掠走,后来知道,便急匆匆的回来。

突然!

远方一道流光袭来。

大将军腾空而起,直接将那流光接住,又是长矛,心里一喜,“周皇,对方又有来信。”

“快拿过来。”周皇愁的很,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有什么目的,又或者是属于哪一方的人。

三儿被人绑架,他怎么能不急,但是身居皇位,如果他都急了,那就真的乱了。

长矛上悬挂着两个东西,一封信,还有一个布袋,布袋表面有血迹,所有人心头一凝,感觉不妙。

“这不会是太子的脑袋吧。”太监老者忍不住惊呼道。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盯向老者,盯的他立马低头,不敢说话,嘴误,这是嘴误。

但这布袋有点大,又沾染血迹,很容易让人想错。

“打开他。”周皇声音有些发抖,如果真是脑袋的话,他无法接受,但不管如何,都要看一看。

大将军屏住呼吸,将布袋打开,当发现不是脑袋时,他松了口气,“周皇,这是耳朵,而且是三太子的耳朵。”

此话一处,皇妃哭喊,哭的那是伤心悲痛,“我儿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罪,如今被人砍了一只耳朵,那得有多受罪啊。”

周围众人冷着脸,体内有怒意积压,对方罪该万死,这分明就是在挑衅他们。

周皇松了口气,不是脑袋就好,至于是耳朵,也让他愤慨的很,随后打开信封,将上面的内容读了出来。

“赎金不够,只能赎回一只耳朵,本峰主说话算数,赎金交够,人直接送回,现在给你们半日时间,好好算一算这三太子到底值多少财富,不过本峰主也好意的告诉你们一声,一定要算好了,宁愿算多,也不能算少,要是少了脑袋的赎金,那么你们只能得到一具无头尸体……”

周皇五指一捏,将书信揉成团子,面容阴晴变化,很是愤怒,这是被人敲诈到头上了。

竟然让他们自己算,这特么的怎么算。

“周皇,可一定要将皇儿给救回来啊。”皇妃哭诉着,哭的周皇都心疼的很。

“好,好,一定救回来。”周皇安慰着,随后看向众人。“你们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对方到底是要多少赎金,才会将三太子放回来。”

太监老者,“周皇,不能如了对方的意愿,我们可以再次将对方吸引出来,布下天罗地,将其抓拿。”

“死太监,你特么的闭嘴吧你,下面没了,脑子是不是也没了,还是说,你想拿三太子的命来开玩笑?”大将军怒骂道,自然也不会分场合。

“你……”太监老者愤怒,这家伙一直骂他,这一次更是在周皇面前辱骂他,让他怒火焚烧,这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都给我安静。”周皇训斥,无人敢说话。

大太子沉思片刻,“父皇,对方以一只耳朵来衡量价值,那就是要我们自己清算,一只耳朵对应五箱财富,这算下来,可是不少啊。”

二太子,“这也不对,不仅仅对应的是体型大小,应该还有别的,这一次可是遇到棘手的敌人了,他们在暗,我们在明,三弟又在对方手里,如果我们不按照他们的指示来,三弟性命堪忧。”

“周皇,无论如何都得将三儿救回来,财富没了,还可以再得,可要是人没了,那就真的没了。”皇妃慌神道,看到那血淋淋的耳朵时,她就差点晕过去。

“放心,一定救回。”周皇眉头紧锁,这不会是真的要掠夺不灭皇朝的财富吧。

一只耳朵就价值五箱,这整个人得价值多少。

“去,将所有大学士传唤过来,让他们立马清算,赎回太子,到底有多少财富。”周皇下令。

很快,在大将军的传唤下,大批大学士到来,他们实力还怎么样,但是头脑聪慧,当到达大殿内,接受任命后,就吵的不可开交。

“不能这样算,一只耳朵五箱财富,可不是按照体积大小,而是按照耳朵所蕴含的血肉力量程度。”

“按照血肉力量程度?那就算搬空整座皇朝也不够啊,一只耳朵血肉力量哪能比的上手臂,五脏六腑或者脑袋,绝对不是这样。”

此刻,大学士们相互讨论着,还有的开始动手运算,列下密密麻麻的公式。

刹那间,大殿上,学术味很重。

十堰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四川省人民医院金牛医院怎么样
长沙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温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