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偷香高手 第1687章 多情还是薄情

发布时间:2019-09-24 17:45:50

偷香高手 第1687章 多情还是薄情

“另外一件事情?”宋青书感觉到这其中有极大隐情,顿时来了兴趣。

阮星竹点了点头,遥望着星空,仿佛陷入了回忆:“当年我虽然看不上段正淳,不过韩相交给我的任务却必须继续,所以我一直和他虚与委蛇,谁知道后来发生了一件事……”

“有一天我妹妹突然来找我,而我有要事要离开一段时间没法陪她,便让她自己在小镜湖玩,谁知道我走后没多久,段正淳那厮便来了,因为妹妹和我长得很像,他错将妹妹当成了我,而妹妹一时贪玩,也开始冒充我。我平日里和段正淳虽然亲近,但心中有分寸,一直和他保持着足够的距离,可我妹妹从小养在深闺之中,哪里抵抗得了那种花丛老手的手段,没过多久便身心沦陷。”

宋青书听得眉毛一跳,阮家的女人果然都喜欢玩cosplay的把戏,可常在路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几乎所有的女人都会栽在这上面,比如阿朱,比如阮星竹

偷香高手  第1687章 多情还是薄情

,又比如她的妹妹……

“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已经一腔心思扑在了段正淳身上,”阮星竹幽幽一叹,“我劝过她,可是她依旧执迷不悟,没办法我只好将错就错,那段时间段正淳一直逼得紧,正好可以让她代替我一下……”

宋青书冷笑一声:“代替你和他上床?”他清楚要想取得段正淳真正的信任,只有两人发生最亲密的关系才行。

阮星竹并没有辩驳:“你要这样说也可以,当时我虽然是想将损失降低到最小,可也不是没存这个心思。”

“妹妹欣然接受了我的提议,对于热恋中的少女来说,只要能和情郎长相厮守,就什么东西也顾不上了。”阮星竹接下来话锋一变,“只可惜好景不长,段正淳过了几个月过后,大理国内有事,她便离开了小镜湖,妹妹虽然不舍,却也没办法和他一起回国。”

“更头疼的是姓段的走后没多久,妹妹便发觉自己怀孕了,”阮星竹恨恨地说道,“姓段的那厮却走了后毫无消息,妹妹苦等无果,不听我的劝告决定将孩子生下来。”

“我们阮家也算江南的望族,如果让人得知家中小姐和男人无媒苟合导致未婚先孕,当时不管是我们父亲还是阮家都丢不起这个人。”

听到阮星竹的话,宋青书暗暗点头,南宋理学盛行,这件事如果传开了的确是天大的丑闻,一个大家族的确很难容忍这样的事情。

阮星竹继续说道:“没办法,为了瞒天过海,我只能让妹妹继续在小镜湖修养,防止消息走漏,生下孩子后便把孩子悄悄送给了一户农家。”

宋青书打断道:“这件事恐怕你妹妹不同意吧。”

阮星竹一脸寒霜:“她年少不懂事,不知人间险恶,我这个当姐姐的自然要心狠一点。”

宋青书可以想象当初姐妹俩为这事不知道吵过多少次,说不定还会反目成仇,当然他也理解阮星竹的做法,她这样做的确是最大程度保护了妹妹,只不过她妹妹未必领情就是了。

“那段时间妹妹很不开心,整个人都仿佛失了魂一般,我在一旁只能一筹莫展,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后来姓段的又来到了小镜湖,”阮星竹说起这茬的时候指甲都嵌进了肉里,“妹妹一看到他,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两人又过了几个月的快乐时光……”

“接着段正淳又走了?”不用她说,宋青书就猜到了后面的故事。

“不错,”阮星竹恨恨地说道,“和之前不同,这次他走后便再也没有回来,而好巧不巧的是这次妹妹又怀孕了!”

宋青书神色古怪,心想段正淳这造人能力还蛮强的嘛,只不过生儿子能力太差,全生些女儿便宜别人了。

“妹妹这一次反应比之前要平淡得多,我替她将女儿送走后,她并没有太过激的反应,我知道她一腔心思都在段正淳身上,希望对方回来带她走。”提起当年往事,阮星竹语气中充满了对妹妹的怜惜,“只可惜她盼星星盼月亮也没盼到姓段的回来,她一直以为对方是忙于国事无暇分身,不过我通过自己的情报络查出来他居然在江南一带和曼陀山庄的一个女人打得火热!”

宋青书神色一动,知道她口中的女人是李青萝,那个时候李青萝担心被秦桧迫害,为了打消他的疑虑,所以假装接近段正淳那个花花公子。

“我将这个结果告诉了妹妹,可妹妹怎么也不相信,结果偷偷跑出去找他,结果后来妹妹回来后,整个人失魂落魄,没过多久便郁郁而终。”阮星竹提起当年往事,白皙的脸颊上不知不觉划过一缕晶莹的泪珠。

“过世了?”宋青书心惊不已,没想到阿朱阿紫的母亲居然已经不在了。

阮星竹点点头:“妹妹走了之后,我便暗暗照顾她的两个女儿,曾经还隐瞒身份偷偷传了阿朱易容术。”

宋青书暗暗点头,他一直都奇怪阿朱既然从小是孤儿那易容术是怎么学的,如今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只可惜阿紫那丫头失踪了,”阮星竹皱眉道,“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忙妹妹的身后事,等之后去找阿紫的时候,发现收养阿紫的那家人已经人去楼空,查了很多年都没有查到她的下落。”

“阿紫后来到星宿派去了,”宋青书忽然想到一个事情,“咦,阿紫阿朱之前在小镜湖不是和你相认了么,那时候你好像还和段正淳在一起?”

“不错,”阮星竹叹了一口气,“我们这些当密探的身不由己,虽然心中深恨段正淳,但却依然只能强颜欢笑地接近他继续刺探情报,同时准备着将来韩相启用我这颗钉子。”

“自古以来做间谍的都是最危险最痛苦的事情了。”宋青书感慨万千,当然那个叫邦德的家伙是个例外。

“为了这件事佩儿一直对我不满……”阮星竹目光移向了自己房间。

宋青书一怔:“为什么?”

阮星竹苦笑道:“佩儿虽然是我的丫鬟,但她跟我妹妹要更亲近一些,所以她不能理解明明段正淳害死了我妹妹,我不仅不为她报仇,还继续当仇人的‘情人’。因为担心她冲动之下对段正淳做什么过激的事情,所以自那以后我见段正淳,从来不敢带她。”

宋青书淡淡地说道:“你的做法是正确的,尽管段正淳的武功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不值一提,但也远非一个丫鬟对付得了的,还容易暴露你的身份,导致前些年的心血功亏一篑。”

阮星竹眼中露出一丝讶色:“没想到你能理解我,这么多年我内心一直充满煎熬。”

宋青书摇了摇头:“我只是理解你之后不让佩儿接触段正淳的做法,并不赞同你不替妹妹报仇。”

“我也是没办法,我们阮家世代受着韩家大恩,不能不报。”阮星竹紧咬嘴唇,脸上闪过一丝倔强之色。

“虽然无法赞同,但从某些方面来说我也有点佩服你,你身上颇有上古任侠之风。”宋青书说道。

阮星竹凄然一笑:“连妹妹的仇都不能报,算哪门子任侠。”

“恕我直言,段正淳虽然有些渣男,但那件事也是你妹妹太过一厢情愿,全怪在他身上未免也有些冤枉。”宋青书虽然同样不喜欢段正淳,但也不太认可让段正淳一命偿命的做法。

“过去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说了,”阮星竹移开话题,“说吧,既然知道我并不是阿紫的母亲,你也没了顾虑,打算如何处置我?”

江风徐徐,裙摆飘曳,满头青丝如水波一般柔顺光滑,在月光照耀下泛出点点光泽,阮星竹整个人显得朦胧而娇艳,不过宋青书此刻却无暇欣赏她的美貌,而是在寻思如何处置她:“从今以后,阮家投靠金蛇营,这次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我会让整个阮家从江南除名!”

阮星竹瞳孔一缩,不过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这不可能,我虽是一介女流,却也不会做出背主求荣的事情。”

“你对韩侂胄倒是忠心耿耿,”她的反应在意料之中,宋青书丝毫不以为意,“你可知道韩侂胄恐怕过不了这个坎了,到时候树倒猢狲散,你们阮家又何去何从?”

“韩家是两宋第一名门,如今韩相又身为百官之首,门生故吏众多,又岂会有事。”阮星竹完全不认可他的推论。

“北伐损失惨重,他力推的吴曦又叛变导致四川可能独立,贾似道史弥远他们又岂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这个时候只需要轻轻一推,就会大厦将倾。”宋青书依稀记得历史上韩侂胄就是在北伐失败后失势,至于具体如何,他已经记不清了,不过如今他身处这个世界,各方面的情报非常充足,完全可以判断韩侂胄已经完了。

“所以这次我进四川就是要扭转乾坤,让韩相有喘息之机。”阮星竹伸手拉住身旁男人的衣袖,“我求你,念在昔日你与韩相交情份上,就算要报复也等到四川事了之后再报复,先让我替韩相做完最后一件事。”

“答应你我有什么好处?”宋青书颇为玩味地看着她。

感受到对方那灼灼的目光,阮星竹不禁玉颜生晕,低着头小声说道:“只要你答应,你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她也没料到自己会说出这般羞人的话来,只不过她身为王牌间谍,本就擅长利用一切为武器,不过这次她却不知道自己有几分真情又有几分假意。

宋青书哈哈一笑:“夫人你这未免太看低我了,宋某人什么样的绝色没见过,又岂会被你这小小的美人计收买?”

淮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盘锦治疗盆腔炎费用
营口治疗性病的医院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汕头天佑医院看病好不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